‧王文華


我寫過一本愛情小說,叫《61 x 57》。結局有一句話是:「他們沒有相加成一個整數,卻相乘出一種幸福。」  


 
這句話代表了我對理想愛情的看法。持久的愛,是「相乘」

的。

愛人之間有三種可能。第一種是「相減」。

兩個人在一起會相減,大概已經走到了盡頭。

整日爭吵、彼此虛耗。在一起的自己,反而比單身自己的數值要「小」。

第二種是「相加」。這應該不錯吧?

但還不夠好。如果我會繪畫,她會彈鋼琴,我們在一起只是輪

流去看畫展和音樂會,這就只是相加的關係。

我們只是互搭對方的便車,並沒有有機的融合。

我追求的是「相乘」的關係。

我倆在一起,因為我被她的鋼琴聲感動,創造出嶄新的畫風。

她被我的畫啟發,彈出了更有情感的音符。

我們彼此激發出對方在單身或跟別人在一起時無法發揮的情操

或潛力,這,就是相乘。

 

我們都學過數學,知道要讓一個數字相乘後變大,另一個數字不能是0或1。

 

一段戀情若要有相乘的效應,兩個人都不能是0或1。

所以在相乘的關係中,兩個人都必須是獨立的、大於1的個體。

兩個人都必須給這段感情一些貢獻,不能做一個毀滅了對方的0,或依附於對方的1

因此我覺得獨立的女性有魅力。我曾經愛上的女子,都是閃閃發光的十位數。

她們未必有不得了的學歷或工作,但都是人生的主導者,有自己的想法、生活、品味、脾氣。

跟她們在一起,沒有1加1的平靜,卻有不斷被挑戰的驚喜。

我原本只是個位數,因為和她們的十位數相乘,結果變成百位。

我原本是個位數,因為受她們刺激,急欲想升級。

 

梁詠琪有一首歌,叫「短髮」,描述男友愛上另一名女子的原因,是「她應該非常聽你的話,她應該會順著你的步伐,乖乖地呆在家,靜靜的守著電話。」

 

當一名女子整天在家等我電話,我反而覺得她是一種壓力,一種負擔。

 

壓力和負擔,讓女人成為負數。

 

我喜歡女友偶爾關機,給我一個思念她的機會。

喜歡她來決定去哪裡吃飯,讓我開開眼界。我

歡迎她來付錢,因為一個女人自信時最美。

我不介意她在我面前抽煙,因為她要做自己才顯得高貴。

我這樣的想法是很理想主義的。

當然還是有很多男人會喜歡小鳥依人、百依百順的女人。

而且很多所謂獨立的女人,內心某個角落也有小鳥依人的一

面。(坦白說,很多男人也有那一面。)

 

「獨立的、大於1的個體」未必一定要是女強人,但你必須有一種獨特的ID。

 

小鳥依人也是一種ID。

 

這種ID,可能會激發男人父愛的光芒或征服者的欲望,也可以達到相乘的效果。

 

只不過這種關係乘他較多,乘妳較少。

 

而且這一類的ID太容易被取代。

 

如果一個女人只有這一面,長時間下來,她就boring了。

 

我不認為所有的男人都想要「相乘」,但我知道大部分的男人都很怕boring。

 

在女人面前,我們希望持續對她們的外表或個性感到「驚豔」。

 

 

1是boring的,它乘不出任何驚喜。

 

相對來說,15就是燦爛的,因為你無法立即心算出相乘後的答案。

 

不能 心算出答案的愛 才能持久
 
在這種愛中,男人女人,都要做閃閃發光的十位數。
 
 
 
◎刊載於 2005 年 8 月 Vogue 雜誌

-完-

拍於ucc.sogo二樓


 

    全站熱搜

    yunhoney201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