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介紹


朱蒙-重建古朝鮮的高句麗開國君王(宋一國飾)
解慕漱和柳花的兒子,卻在背叛親生父親的金蛙身邊,以其兒子長大。
自幼渴望見到親生父親,卻不知道生離死別的師父就是自己的生父;
一輩子深愛過一個女人,卻娶了一個不相干的女人為妻。
但一切失意與苦痛,都未能阻擋他的命運。
他重新奪回古朝鮮的領地,建立高句麗,
給朝鮮歷史寫下了不可磨滅的光輝篇章。


召西奴- 鐵女王(韓惠珍飾)
具有看清時局、先知未來的遠見卓識,但身為女人而無法實現自己的理想;
臨危不懼,坦蕩正直,但身為弱小國家的百姓,要承受無數痛苦。
雖然沒能成為一生深愛的男人之妻,卻是一個助他實現遠大抱負的有力支持者。
毫無保留地為愛情付出了一切,但沒有被愛情左右一生的朝鮮史上第一位女王。




帶素 – 嫉妒的化身(金勝洙飾)
因為朱蒙,小時失去了父愛,長大後又被迫放棄了自己心愛的女人。
為了害死朱蒙的親生父親解慕漱,搶回召西奴,不惜採取各種手段。
  



金蛙 – 愛恨分明的國王(全光烈飾)
與解慕漱浴血奮戰對抗漢朝進攻,有著濃於血的友情。
不過,背叛解慕漱,向漢朝投降。
他娶深愛解慕漱的柳花為妻,在愛憎與罪責感中,將解慕漱的兒子朱蒙撫養成人。



柳花 – 悲傷的母親(吳娟受飾)
河伯族的女兒,無論是誰都會被她的美貌所傾倒。
因為精心照料身受重傷的解慕漱,導致同族人被漢軍慘遭殺戮的悲劇。
聽到解慕漱戰死的消息後,陷入深深的痛苦之中。
後來嫁給金蛙,生下瞭解慕漱的兒子
朱蒙


分集介紹


第一集
西元前108年,有著2100年歷史的大帝國古朝鮮,經過與漢朝一年多的戰爭最終滅亡。漢朝在古朝鮮的領土上設立了樂浪郡、 真蕃郡、臨屯郡和玄途郡。從此,古朝鮮的游民開始了如火如荼的反抗,他們的核心人物就是解慕漱。
夫餘的國王解夫婁曾為解慕漱有能力使許多古朝鮮游民都在夫餘安頓而感到高興,但此次是漢朝皇帝所寵愛的人死了,他的大臣們不得不提醒他,如果保護這些游民就有可能招來更大的災禍,為此,他憂慮重重。
此時,預言夫餘國命運的仙女餘美乙說,夫餘海裡有一只有三條腿的三足鳥暫現後消失了,其中兩條腿可以確定是解夫婁和金蛙,但是另外那條究竟是什麼,她很難斷言,無法得知…
玄途郡的太守召集各部落的酋長,金蛙替父親來到玄途郡,在那裡遇見了河伯的女兒柳花。太守宣布凡是幫助或者窩藏解慕漱的人都要被處罰,他在各部落酋長的面前,推出鐵騎軍,對游民進行無情的鎮壓。金蛙看到這一切,雖然怒氣沖天,但又唯恐後患而束手無策,正在這時,柳花突然冒了出來,高喊停止對游民的殺戮…

 

第二集
因為窩藏解慕漱,河伯部落的人除了柳花,其他的都被漢朝的鐵騎軍殘忍殺害了。在鐵騎軍到達河伯村之前逃走的解慕漱好不容易倖存下來,他遇到帶著商隊經過的延陀勃,得知河伯部落全部遇害,陷入巨大的震驚之中。
延陀勃看到眼前的青年聽到河伯部落全部遇害的消息,大吃一驚以及不尋常的表情,猜出他就是解慕漱。為了把解慕漱交給漢朝太守領功,收留解慕漱當商隊的幫工。碰巧商隊遭到土匪襲擊,解慕漱以高強武功使商隊度過了危機。
在漢軍放鬆警惕的時候,金蛙帶領多勿軍突襲警衛兵,救出柳花後逃走。他從深陷悲傷的柳花那裡得知解慕漱仍然活著,感到非常高興。臨產的延陀勃的妻子生下了一個女兒,延陀勃給女兒起名為召西奴,並決心要把女兒培養成為比男子漢還要堅強的人…

 

第三集
金蛙從不得不那裡得知是父親解夫婁把解慕漱推進陷阱的事情,感到十分悲哀,最終他帶領幾名將領成功救出了解慕漱。可解慕漱被追趕而來的鐵騎軍的箭射中胸口,墜入懸崖…
不久,柳花生下一個男孩兒,並起名為朱蒙。金蛙勸說準備跟孩子一起離開的柳花留下,他強調如果離開夫餘就很難將朱蒙培養成為了不起的人物,他願意把朱蒙作為自己的孩子撫養成人。
此時,餘美乙看到夫餘的海中三足鳥騰空而起,向不得不說出自己感到不祥。不得不原本就懷疑朱蒙是解慕漱的兒子,聽了她的話,不得不指示大將軍赤治殺掉柳花的兒子。
柳花察覺到情況異常,抱著兒子逃到夫餘城外,卻遇到了漢朝的軍隊,陷入了危機之中,碰巧大將軍赤治出現,打退了敵人,救了柳花母子的性命。但赤治告訴柳花,解慕漱之死是夫餘王解夫婁的意思這個令柳花大吃一驚的消息後,舉起揮刀準備殺死柳花和朱蒙…
就這樣過了20年,由於金蛙王不斷的征戰,夫餘國的國土面積比先王在世時,將近增加了兩倍以上。

 

第四集
朱蒙因為戲弄芙英被關進倉庫,沒能參加靈告祭,為此金蛙王十分失望,他給朱蒙下了痛打20棍的重罰。這時,金蛙王身邊的帶素站了出來,他告訴父王,朱蒙明天要跟他一起去找神弓(夫餘的始祖為了建國,一輩子都沒有離過手的神弓),希望父親能夠推遲施刑,金蛙王稍想片刻,同意了帶素的要求。
朱蒙決心不再讓母親失望。他一大早就跟帶素和令包一起出宮去找神弓。帶素讓朱蒙騎馬在前面走,他走進濃霧繚繞的山路,又走了好一陣子也看不到路,朱蒙心裡開始不安起來。他這才著急四處尋找帶素和令包,但根本見不到兩人的影子,這時朱蒙眼前的路突然消失,他掉進了叢林中…
朱蒙有幸遇到去荇人國送貨的召西奴一行,撿回了性命。當朱蒙得知救了他性命的商隊的頭頭是一個女人時,不禁為她那美麗的姿態而失魂… 帶素和令包來到始祖山,按照地圖上寫著的漢詩尋找神弓,不過由於他們沒有理解漢詩的內涵,只好在山中徘徊。當天色暗下來以後,兩人才猜出漢詩的意思,帶素和令包急忙騎馬奔向藏有神弓的洞穴。

 

第五集
帶素本以為朱蒙已經死了,沒想到朱蒙卻活著回來,帶素叫令包緊密監視朱蒙的動態...長期以來一直不露聲色的柳花告訴朱蒙一定要成為夫餘國的皇帝,完成必須要實現的偉業,並給朱蒙介紹了習武的師傅茂松。
茂松看了看朱蒙柔嫩的雙手,指著山頂讓朱蒙爬上山頂後再返回來。朱蒙對總是讓自己反覆上山下山的茂松非常生氣,他質問茂松什麼時候才教自己武術,茂松把他帶到一個隱祕的洞穴...隨著時間的流逝,朱蒙演示的基本動作逐漸像模像樣了。
金蛙王和不得不聽說夫餘的鐵器房秘密煉製出了新武器,抑制不住心中的喜悅連忙來到鐵器房。正在大家為試劍而準備進行比劍的剎那,帶素自稱自己想要試試新劍的威力,提議要跟朱蒙比劍。朱蒙考慮了一下,答應了帶素的要求。
延陀勃看到女兒召西奴去沃沮成功地完成交易,商隊安全返回卒本,感到十分欣慰。他把召西奴,季弼和憂台叫到書房告訴他們,從現在開始要想盡辦法搞到夫餘製作鐵器的方法,他強調這是卒本唯一的一條生路...

 

第六集
不得不無法相信解慕漱仍然活著,他跟隨餘美乙一起來到了解慕漱被關押的牢房。兩人讓茂松在前面帶路,朱蒙見到不得不和餘美乙向牢房走來,非常吃驚他們能找到這裡,連忙藏了起來… 一直以為解慕漱已經死了的不得不親眼看到解慕漱仍然活著後,轉身離開山洞,並囑咐茂松不許告訴任何人自己來過這裡。帶素得知朱蒙幾乎每天都要離開宮後,把朱蒙叫到練武場,扔給朱蒙一把劍,告訴朱蒙自己要交他幾招。朱蒙猶豫片刻,雖然有些不知所措,但最終還是接下了劍,當帶素用劍指向朱蒙時,朱蒙也下了決心,開始跟帶素比武。
深夜,朱蒙拿著一瓶酒去找夫餘製作鐵器的工匠長牟八慕。他請求工匠長幫他做一個像帶素的劍一樣,砍不斷的劍。牟八慕很難為情的告訴他,鐵器房裡的劍沒有金蛙王的允許是不能偷著拿出去的。
擁有鐵武器的鮮卑族又開始到處挑起戰爭。玄菟城新任太守在去玄菟城之前,要先到夫餘來,金蛙王聽到這個消息後,不知為什麼有了一種不祥的預感,他連忙把各大臣召集起來…

 

第七集
玄菟城的新任太守梁正給夫餘送來書函,告知要隨時檢查夫餘關閉鐵器房一事,金蛙王大氣之下,命令燒掉書函。中使伐開建議金蛙王,如果不想再遭受這樣的屈辱,一定要儘早立太子。金蛙王說現在還不是立太子的時候,讓他不要再提著立太子這件事。
元後聽說立太子一事要推遲的消息,認為問題就在朱蒙身上。令包決心自己除掉朱蒙,朱蒙被令包的刺客刺中腹部,摔倒在地。正在逛市場的摩離,狹輔和烏伊發現了躺在胡同裡,已經不省人事的朱蒙,把朱蒙帶到芙英那裡。
卒本的延陀勃計劃襲擊走私鹽的都赤,決心掌管鹽生意。但召西奴襲擊都赤失敗,都赤大怒之下把召西奴抓走作人質...

 

第八集
朱蒙得知召西奴在都赤手中,於是偷偷走近召西奴。召西奴不相信來救自己的朱蒙,跟朱蒙爭持了一會兒,後來還是相信朱蒙成功地逃了出來...延陀勃為救出召西奴帶人來見都赤。
當烏伊,摩離和狹輔得知是朱蒙放了召西奴,揮刀刺向朱蒙。在情況危急之時,芙英沒辦法只好說出朱蒙是夫餘的王子這一事實。金蛙王允許帶素和令包出入鐵器房,並命令兩人找出煉製的秘訣。尋找藏身之地的朱蒙一行,最後還是重新回到了山洞牢房,一直在查朱蒙行蹤的柳花夫人跟茂松一起來到了山洞裡的牢房。

 

第九集
朱蒙看到解慕漱精湛的劍法,不禁為之失神,他很想學會解慕漱的劍法。解慕漱讓朱蒙坐在自己身邊,用手從朱蒙的頭部到腰部推摸了一下,將手掌緊貼朱蒙背後,並讓他拼住氣,過了一會兒,當解慕漱的手離開朱蒙時,朱蒙才得以喘氣,不過他馬上就昏倒過去。
帶素和令包為了除掉朱蒙,帶領武士找到了山洞裡的監獄。金蛙王同樣為了親眼確認山洞秘密監獄的存在而帶著護衛們上路了。解慕漱和朱蒙正在山洞裡練功時,來到山洞的帶素和令包從洞口就開始進行無差別的砍殺,並打進了洞內。不一會兒,朱蒙和解慕漱就與帶素一行人對峙起來。朱蒙面色緊張地準備交戰,帶素和令包則摘掉黑面,朱蒙看清兩人之後十分驚訝。
事後,金蛙王一行來到山洞,看到的只是橫屍遍地,護衛們馬上向金蛙王報告,金蛙王大怒之下,下令讓手下一定要查出事實真相。

 

第十集
金蛙王得知解慕漱還活在世上後,不禁陷入了回憶之中。柳花夫人來到金蛙王的居所,金蛙王說自己想起以前的事情,並提起了解慕漱,喝光了杯中之酒。柳花想起解慕漱也不禁落淚。
季弼走到獨自在酒館喝酒的牟八慕身邊,想用白請牟八慕喝酒來跟他套近乎。不一會兒,醉意甚濃的牟八慕搖搖晃晃地走出夫餘宮,朱蒙突然出現在他面前,請求他給自己弄幾把劍
解慕漱從懷中取出竹簡,把它交給朱蒙,並讓朱蒙絕不要暴露身份,把竹簡交給金蛙王。朱蒙找來武德,讓他秘密將竹簡轉交給金蛙王... 金蛙王在閱讀延陀勃送來的木簡時,發現了解慕漱送來的竹簡,表情變得嚴肅起來...

 

第十一集
朱蒙找到召西奴,請求她的商隊能收下烏伊,摩離和狹輔 ,但被召西奴拒絕了。正巧,帶素和羅老等人來到商隊,朱蒙雖也吃了一驚,不過還是面無表情地在禮節上敷衍過去。朱蒙與帶素,召西奴三人在延陀勃的客室喝茶,帶素反而像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過一樣對待朱蒙。
朱蒙請召西奴暫時迴避一下,他跪在帶素麵前,說自己沒有任何野心,請求帶素饒他一命。帶素稱自己一想起朱蒙這20多年來給他和元後所帶來的痛苦,就忍不住血液沸騰,如果朱蒙再找一次麻煩,他就決不會原諒朱蒙。
金蛙找來大將軍黑齒,命令他派兵找回從山洞監獄裡逃走的解慕漱。遠處的不得不對此憂心忡忡。坐在草叢中,陷入回憶的解慕漱感覺到隱藏在自己身邊的殺機,拔出了劍...

 

第十二集
通過餘美乙的幫助,終於再次重逢的解慕漱與柳花。柳花向解慕漱吐露了過去那些歲月深藏於心中的心事,止不住眼淚。經過與柳花之間充分的交談後,解慕漱返回山中居所,靜靜地撫摸熟睡中朱蒙的臉頰,不知不覺流下了淚水。
柳花返回宮中後,來到金蛙的住處,說出自己見到了解慕漱一事。金蛙大為震驚,並告知自己也正在焦急地尋找解慕漱,讓柳花告訴他解慕漱的行蹤… 朱蒙在山中居所附近的草地上跟解慕漱學習射箭。解慕漱說有名的射手一定要會快速射出箭,在箭射中目標前就要能射出第二支箭,令朱蒙很吃驚。解慕漱決心離開夫餘,有意支開朱蒙,讓他去見一見母親。
帶素帶領二百多名士兵來到了山中居所。金蛙和柳花身穿便裝在武士的護衛下悄悄離開夫餘城…

 

第十三集
朱蒙得知母親病重後,連忙趕回夫餘宮中。他看到柳花憔悴的面容後不禁眼淚汪汪… 此時,帶素和元後聽到令包說金蛙直接在宮外把朱蒙帶回來的話,吃驚的一時說不出話來,二人急於抑制自己感情不外露。
牟八慕對朱蒙說有話要對他說,把朱蒙帶到住處,告訴朱蒙令包和宮中策士正在偷偷拿走鐵器房的武器事。聽到這些,朱蒙不禁打起寒顫,他想了一會兒說,如果把事實說出去,也許會危及性命,暫時還是裝作不知道為好。
金蛙王將朱蒙叫到自己的偏殿,詢問想要刺殺朱蒙的那些刺客是什麼人,朱蒙說自己也不知道…過了一會兒,金蛙問朱蒙他身手不凡的功夫,朱蒙向他講述了自己在宮外時,曾是自己師傅的解慕漱的事情。金蛙王將眾大臣,皇后,柳花,朱蒙,帶素,令包等人叫到了偏殿,說自己今天召見大家是要討論一下有關立夫餘太子的事情,這令所有人都很震驚...

 

第十四集
離開夫餘宮,找到延陀勃的朱蒙請求收他為商隊的幫工。對此,延陀勃說給他一點兒時間考慮,然後徵求召西奴,憂台等人的意見。烏摩狹一直以為朱蒙回宮他也會找個位置,聽到朱蒙突如其來的想法十分失望…
金蛙王得知朱蒙成了商隊中的幫工後,把此事告訴了柳花,柳花因為不知道朱蒙心裡究竟怎麼想的,很是擔心。
帶素為了代替金蛙王解決咸鹽問題與不得不來到了玄菟城。梁正對二人說自己沒有話要跟他們說,想要解決這個問題,只有讓金蛙王親自來,接受漢帝的諭旨…對此,不得不說不能再受這樣的侮辱,還是先回夫餘再想別的辦法,帶素卻說一定要解決這個問題後再回去。
此時,在萬般考慮下找到金蛙王的餘美乙為了太子冊封的問題,埋怨金蛙不應該獨斷此事,金蛙說自己不能再跟監禁解慕漱20年,結果害死解慕漱的餘美乙商量夫餘的國事...

 

第十五集
餘美乙將各方的神女召集到自己的處所,說金蛙王正在毫不忌憚的踐踏神宮的權威,強調大家一定要阻止他這樣做。聽到此話,一個叫賢舞的神女說出了自己看到祖先的神山裡的神弓已經斷掉,這一令人震驚的消息…
看到朱蒙只要一有空就練習射箭,延陀勃贊道自己從沒見過箭射得這麼好的人。他想起以前救過他們商隊的解慕漱,延陀勃得知解慕漱就是朱蒙的師傅,十分吃驚。召西奴得知帶素解決了與漢朝的矛盾返回的消息,來到了帶素的居所。帶素對於召西奴的來訪非常高興,他把一個木盒放在桌子上,召西奴打開盒子,看到裡面是寶石。

 

第十六集
召西奴懇請父親延陀勃准許她跟朱蒙一起帶領商隊去高山國,對此延陀勃決定看看召西奴的能力如何。朱蒙,召西奴, 烏伊,摩離,?父,司勇及隨行人都在各自的位置上,著手為此次遠行做準備。朱蒙來到柳花的住處,告知因為鹽交易的問題,將要遠行到高山國。柳花一時想起了什麼,她摘下掛在脖子上的玉指環交給朱蒙,並告訴他如果有中意的人就把指環送給她。餘美乙與四出道神女中最小的一人素靈對面而坐,素靈說她自從進宮以來,就感到有一股不明來頭的氣壓迫自己。餘美乙想起在朱蒙面前失魂的別裡河的樣子。

 

第十七集
朱蒙和召西奴一起打退了突然冒出來的怪漢們。召西奴認出被打倒的怪漢中的一人,曾經是其與荇人國進行武器交易時遇見的將官,她感到心情複雜。摩離和?父執意要繼續遠行,朱蒙說召西奴是他們的首領,要聽召西奴的決定。漢朝要求扶餘派兵幫助攻打胡人西南異族,金蛙為是否派兵一事舉棋不定。帶素為了防止自己的功勞變成泡影,向梁正提議協商派援兵一事,但最終金蛙決定準備與漢朝開戰。
召西奴本打算放棄遠行,朱蒙讓她給自己兩天的時間。朱蒙為了能夠到達高山國,他直接打入了飛賊們在山中的老窩,卻被抓住。召西奴為了跟飛賊的頭目交易,直接走進了山賊的老窩。

 

第十八集
為了救出朱蒙,召西奴不顧危險直接闖進賊營,她向白芒提出交易條件,被關在監獄裡的朱蒙和 烏伊,摩離,?父對於召西奴的出現十分吃驚。都赤告訴令包去遠行的朱蒙一行被白芒抓住,必死無疑,令包面帶微笑跑去告訴元後。沒想到帶素卻說不是親自確認的事實,何以隨口胡謅,反而責怪他... 芙英找到柳花告知朱蒙陷入了險境,坐立不安的柳花決定將此事告訴延陀勃。扶餘的大街小巷到處都是想方設法得到鹽的百姓,為此還不斷有打架的事情發生,金蛙王的心情逐漸變得複雜起來...

 

第十九集
站在金蛙王面前的朱蒙和召西奴。朱蒙充滿自信的告訴金蛙王,他在高山國找到了可以讓扶餘子孫萬代都用不完的鹽山,扶餘無需與沃沮交戰了。聽了朱蒙的話,金蛙感到無比欣慰,宣布要設宴,帶素和令包用慘淡的目光看著他們。朱蒙讓準備返回商隊的召西奴一起去見自己的母親。三人在柳花的居所一起飲茶談笑。朱蒙說因為召西奴促成了交易他才得救,以前他掉進叢林的時候,也是召西奴救了他。柳花為此十分感激,她看著召西奴,臉上露出了滿意的微笑。

 

第二十集
帶素回想起烏伊曾經說過朱蒙正盡力研究提高鐵器強度的方法,陷入了苦惱之中。令包找到都赤感謝他這次幫忙,讓自己重新樹立了威信。朱蒙作為金蛙王的特使來到玄菟城。返回扶餘宮的朱蒙告知他已經向梁正轉達了金蛙王的意思,即漢朝向來干涉扶餘的內政,今後如果繼續如此,扶餘將不可避免與其交戰。對此,滿朝官員都很吃驚,唯獨金蛙王放聲大笑並稱讚了朱蒙。帶素找來鐵器房的第二把手獨九,詢問鐵器開發進展如何。獨九嚇破了膽,他顫抖著吐露出,不久前偶然製成了一把即使與漢朝的好劍相比也絕不遜色的劍…

 

第二十一集
金蛙王讓王子們進行比武,帶素跟朱蒙之間的劍術較量像從前一樣難分勝負…並且在射箭較量中,朱蒙用布蒙住雙眼,射出一箭竟然射中數十米以外的靶子中心,神弓的實力令眾人大為吃驚,金蛙在朱蒙身上看到了解慕漱的影子。

 

第二十二集
一幫人受令包王子之命綁架了夫英。激憤的烏伊要與都赤拼命,將夫英救出來。朱蒙和摩離,?父勸他越急越要穩定情緒。神宮遭到刺客襲擊,朱蒙和柳花聽說無法得知餘美乙的生死,擔憂不已。金娃王責怪大將軍黑齒何以對神宮的警備如此疏忽,並命令他儘快查詢餘美乙的行蹤,捉拿刺客。

 

第二十三集
決心離開扶餘的餘美乙獨自陷入回憶之中,這時朱蒙發現了餘美乙,並向她走近。餘美乙對朱蒙說在自己離開扶餘以前,有一件事情請求朱蒙原諒,那就是朱蒙的親生父親不是金蛙王,而是解慕漱,朱蒙十分震驚。
令包聽說餘美乙要離開扶餘很是得意,他神氣十足的告訴帶素,這回他要除掉朱蒙。聽到這兒,帶素用懷疑的眼光看著令包…
朱蒙在宮中長廊遇見了遠處邊走邊聊,走過來的帶素和令包。朱蒙想起帶素和令包調動軍隊殺死解慕漱,渾身充滿了憤怒…

 

第二十四集
朱蒙為了追尋解慕漱的蹤跡,決定帶著烏摩?暫時離開扶餘,他把自己的決定告訴母親後,踏上了尋找多勿軍去向的征程。金蛙在夢到解慕漱被鐵騎軍追殺中箭,心情複雜的他來到柳花的住處。深夜,柳花因想起朱蒙的話而無法入睡,她對金蛙的到來嚇了一跳...金蛙問柳花朱蒙之所以拋棄競爭太子一事,是不是跟解慕漱有關,柳花聽後不知所措,對答不上。不得不和大臣們提議在朱蒙放棄競爭太子之位的情況下,其他兩位王子之間的競爭毫無意義,應該冊封帶素為太子,可金蛙卻說要再等等看,一下子回絕了。聽到這裡,帶素麵容僵硬,而令包卻安心地露出了微笑。

 

第二十五集
漢朝鐵騎軍把嚇破膽的古朝鮮游民強行拖走,朱蒙和烏摩?挺身打退鐵騎軍,救出了游民。玄菟城的太守從護衛隊長那裡得知鐵騎軍陣亡,游民被救走的消息大怒,梁正命令馬上派遣軍隊,把那些人全抓起來。帶素為了跟梁正的交易來到漢朝。梁正答應派鐵匠房的工人去扶餘傳授製鐵武器的技術,帶素很高興,並表示感謝。這時,秀麗端莊的梁正的女兒梁雪蘭走了進來,跟帶素打招呼。神女素靈和別利河來到柳花的居所,告知朱蒙要離開扶餘才行。吃驚的柳花說現在朱蒙不在扶餘,可別利河卻說,如果朱蒙不離開,也許就會喪命…

 

第二十六集
帶素和羅路試驗漢朝鐵匠新制成的劍。兩個人拿著新劍和以前的劍比試,沒想到扶餘的劍被新劍一下子削斷了。金蛙看到這裡十分感動,他懷著滿意的心情,命令設宴款待鐵器房的鐵匠們,令包露出了嫉妒和猜忌之色。在延陀勃離開商隊的這段時間,令包抄了延陀勃的商隊,帶走了所有的信件和記錄,召西奴得知後找帶素理論,問為什麼這麼做。吃驚的帶素找到令包,責問他到底怎麼想的,會做出這種事情,並說這是令包自己做的事,讓他自己解決。朱蒙和烏摩?返回扶餘。朱蒙先去看望母親,然後去了金蛙的居所。金蛙回想起解慕漱,並說起多勿軍時候的事情。朱蒙靜靜地聽著金蛙的話,他說自己很感謝金蛙的撫育之恩,但不能原諒帶素和令包殺死了無罪的解慕漱…

 

第二十七集
金蛙王再一次否決了大臣們要求冊封帶素為太子的請求。氣得咬牙切齒的元後不顧帶素和馬雨靈的挽留,無法控制自己衝上來的憤怒之心。柳花告訴朱蒙皇后和帶素心情十分不好,可能會影響到他,讓他要特別小心… 令包為推遲冊封太子一事很高興,他來到都赤那裡,都赤建議讓他看著朱蒙和帶素兩人爭鬥,坐收漁翁之利,從而當上太子的戰略。聽到這兒,令包欣慰地看著都赤。金蛙跟朱蒙一起去街市私訪民心。在人跡稀少的街頭上,風水先生正在擺著攤兒,搞得人心惶惶,金蛙心裡錯綜複雜。在返回扶餘宮的路上,朱蒙對金蛙說民心很快會轉變,但金蛙忘記了一件事情,他說出了古朝鮮游民的事情…

 

第二十八集
朱蒙決心攻打真番和臨屯兩個郡,救出朝鮮游民。柳花指出金蛙王將面臨大部分大臣們的反對,她為朱蒙的決定而擔心。朱蒙說如果金蛙王反對話,他就跟母親一起離開扶餘… 牟八慕把在桂婁鐵器房裡製造出的鐵劍拿給延陀勃看。朱蒙說這把劍跟帶素開發的劍差不多,或者能更好一些。牟八慕堅信自己已經搞懂了煉鐵的方法,只要再過一段時間,他就能做出比漢朝還要堅硬的劍。召西奴告訴朱蒙帶素以跟梁正女兒聯姻為條件跟梁正交易,讓他特別小心帶素帶來的那幾個鐵匠。召西奴找到父親,請求讓自己帶著商隊以軍商(戰爭中提供戰時物資的商隊)的身份參加扶餘攻打真番和臨屯的戰爭。

 

第二十九集
四出道的馬加給金蛙王發回了戰令,是去傳達金蛙王命令的使者的首級和四出道是不會派一名士兵參加戰爭的。金蛙和朱蒙看到首級很是吃驚,怒發衝冠的金蛙王命令大將軍馬上準備軍力,但反對戰爭的大臣們也不少。梁正給潛伏在扶餘的奸細送信兒,他們看到信函後,面色嚴肅,馬上把信函扔進火爐中燒掉了。朱蒙和烏摩?去街市上了解民心。行人們三三五五聚在一起,議論四出道殺了金蛙王派去的使者的事。這時,被朱蒙和烏摩?從玄菟城救出的古朝鮮游民們找到他們,要求一定讓他們參加扶餘正在準備的戰爭。不僅如此,數十個人來到扶餘宮門前,這些多勿軍也請求金蛙王允許他們為扶餘而戰...

 

第三十集
帶素跪在金蛙王面前,宣稱自己將站在攻打真番和臨屯的前鋒。金蛙王命護衛隊長朱蒙為攻打前鋒的將領,讓帶素和令包輔佐朱蒙,而且扶餘一定要在戰爭中取勝。朱蒙找到金蛙王,說自己怎麼能讓哥哥們作為麾下,讓金蛙王收回命令。但金蛙王卻說這次戰爭一定要由他和朱蒙負責才能打敗挑釁皇權的四出道和外戚們的野心。延陀勃和召西奴一起面見金蛙王,請求作為軍商參戰。金蛙王問他們怎麼能準備如此之多的軍用物資。召西奴說自己通過朱蒙很早就得知要打仗的事情,所以已經準備好了所有的戰爭物資。金蛙聽到召西奴的話很滿意,讓他們不要出差兒,準備好物資…

 

第三十一集
梁正從帶素那裡得知別動隊的出征位置後,連忙準備應戰。朱蒙帶著別動隊經過草地時說,他們的行程已經被傳給敵人了,要改變策略。扶餘的士兵們高喊著進行軍陣演習,帶素穿上盔甲直接指揮陣法。金蛙看到後,命令帶素在朱蒙回到陣營之前負責大軍的出征… 延陀勃商隊忙著準備軍需物資。召西奴和司勇主張商隊在大部隊出發前先出發,按鍘營寨好一些,延陀勃同意了他們的建議,答應先進扶餘宮商量一下。帶素突然來到商隊,威脅召西奴說自己的耐心不知道會到何時。武松按照柳花的指示把街上的風水先生抓來了。並得知是皇后和馬雨靈神女指使他說同樣的謊話來妖言惑眾。柳花叫來元后和馬雨靈說,戰時如此煽動民眾就如同反叛一樣,並警告兩人再發生類似事件,自己決不會視而不見…

 

第三十二集
餘美乙為了救出召西奴來到了沸流郡長宋陽那裡。餘美乙說扶餘一定會在這次戰爭中勝利,讓他儘早放了召西奴,跟延陀勃和解,但一心要拍馬屁的宋陽已經看不清局勢,聽不進餘美乙的話。宋陽看到他給延陀勃發的最後時限,延陀勃仍沒有任何消息,決定殺掉召西奴。正當一名士兵準備揮刀砍頭時,突然出現的朱蒙和烏摩?救了召西奴。朱蒙走近召西奴望著她,召西奴流下了眼淚。帶素得知被宋陽抓住的軍需部隊獲救,並返回的消息後,想到一定是羅路救出了他們,十分高興。帶素連忙加快腳步迎了出去,但看到召西奴並不在羅路身邊,而是在朱蒙的身邊後感到十分吃驚…

 

第三十三集
朱蒙帶領先遣隊利用風箏進攻漢朝的陣營,把陣營燒成一片火海。金蛙帶領扶?軍的大隊人馬高呼著衝向前,內部亂成一團的漢軍陣營變成了一盤散沙。驚慌失措的梁正帶著幾名士兵離開戰場,被金蛙發現,金蛙舉刀騎馬追去。一直在馬上打殺漢軍的金蛙王,幾何又下馬砍殺漢軍。這時,從某處飛來的箭射中了金蛙的胸口,金蛙昏倒下去。
梁正聽說真番郡的太守已經被殺死,他表情慘淡的命令撤退。朱蒙又開始去抓逃掉的臨屯郡的太守…

 

第三十四集
金蛙仍然昏迷不醒而臥床。馬雨靈用盡神力給金蛙治療也未能見效,太醫也說只能看老天的安排了…
不得不稱不能因為金蛙王的病而導致朝政空白,他建議帶素王子應該代替聽政。通過大臣們的商議,最終決定在金蛙王病癒之前,由帶素代替處理一切政務。帶素讓羅路坐上了空著的護衛隊總管的位置。召西奴流淚想念朱蒙,?台憐惜地看著呆坐在那裡的召西奴。
帶素和元後為了自身的權力,開始殘忍地除掉那些金蛙昔日的忠臣…

 

第三十五集
帶素為了替元後解恨,軟禁了柳花,讓柳花無法接近金蛙,另外,他還命令護衛嚴格監視柳花的一切,也不許任何人接近柳花。在祭壇前做祭祀的
馬雨靈和柳星、賢無三人在祭祀時一直感到似乎有什麼東西在直壓下來,她們猜想餘美乙返回了扶?。元后讓令包在餘美乙返回扶?之前,儘快找到她,並將之殺掉。
烏摩?決定從鐵器房救出被帶素威脅的牟八慕,他們冒險救出了牟八慕,並且把他送到桂婁國避難。帶素聽到牟八慕出逃,對羅路大發雷霆,命他一定要把牟八慕抓回來…





轉載請註明出處^^
Joyce's韓劇部落格
http://tw.myblog.yahoo.com/drama-web

    全站熱搜

    yunhoney201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