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俊介回到家中。

『歡迎回來~』母親用著開朗的聲音迎接剛入門的兒子。

『怎麼還沒睡呢~』

俊介笑著走向坐在客廳的母親。

到東京來小住幾日的母親正在翻閱一些書報與法律的書籍。

那是利也留下的東西。

這幾箱行李是利也死後俊介請人搬到他公寓的空房裡。

『那個孩子不知道會不會生氣呢,我這樣隨便翻看他的東西。』

嘴裡雖然這麼說,母親的聲音聽起來卻很高興。

『有什麼關係呢~妳是他母親嘛~』

『這些書其實我也看不懂。』

母親指著手上的籃球雜誌高興地說著。

『可是畢竟是那個孩子留下來的,我居然很認真的讀起來了呢。』

『你看你看!這頁還做了個記號呢~他一定很注意這個選手......』

說著說著,母親還不斷撫摸書上的折角處。

『啊.....啊......這個!這裡有咖啡翻倒的痕跡.......』

看著母親高興又慈愛的笑臉,俊介有些入迷。

嘴角不禁浮起了疼愛的笑容。

『好!』俊介起身幫忙打開另一個箱子打算找出其他的東西。

箱子裡有一個黑色的行李袋。

拉開拉鍊,首先映入眼簾的是一個裝有機票的信封。

『媽─這個....這是到長崎的機票,日期是入院的前一日。』

驚訝的俊介用著有些急促的口氣對母親說。

『利也正準備回家見妳呢。』

『他大概是已經將行李整理好了,只是身體突然不適入院了。』


俊介又繼續翻出其他旅行用的小物件。

母親拿起機票,定定地看著上面的〔東京→長崎〕的字樣......


此時俊介又翻出一個包裝好的禮盒。

打開來一看,俊介突然間停下了動作。

盒子裡靜靜地躺著一件粉紅色的開襟毛衣。

既開心又難過,搖了一搖頭,俊介溫柔的將盒子交給母親。

『是利也給媽媽的禮物呢。』

將粉紅色的開襟毛衣貼著自己的臉龐。

母親開始滴下豆大的淚珠。

『歡迎回來...........』

『歡迎回來...........利也.......』

在喪禮裡未曾滴過一滴眼淚的母親,她的淚水...再也止不住了。

將這一切看在眼裡的俊介,眼角也泛起了思念的淚光。

母親輕輕地啜泣起來了



***************************************************************


 




 『嗶──』

『哥─是我.....利也。』

電話理傳來了一個熟悉的聲音。

是利也!無法置信的四季瞪大了眼睛。

『實際上.......我現在人在醫院。』

『好像是不能救的病呢......真是被打敗了。』

『每天吃的都是些沒什麼味道的東西.......哥.......我想吃豬排飯。』

『你還記得嗎?那是老爹死的時候的事情。』

『那個時候我們聽到了親戚們聚在一起商量要由誰來收留我們兄弟...』

『雖然後來媽媽堅決反對,可是當時不知情的我們,因為不想被拆散所以就離家出走了。結果三天後....還是在小倉被警察先生們找到。當我哭的時候,警察先生便為我們買了豬排飯.......』

『啊~那個時候吃的豬排飯....真是好吃啊......』

『再一次.....我好想再一次與哥哥你一起吃豬排飯.......』


『這些年......我一直看著哥哥的夢想。』

『看到足跡踏遍世界各地的哥哥的夢想,就好像是看到自己也旅遊了全世界。』

『看到哥哥能如願的實現自己的夢想,總覺得自己....也變的自由了。』

『我也.....如果下一輩子再出生的話......我也.....也很想像哥哥一樣自由自在的生活。』

『.............如果下一輩子再出生的話......我也.......』


『抱歉~這是電話留言....好像說太多了呢。』

『啊......我會再打給你的,晚安........』



『這就是......最後的電話。』

帶著些許的沙啞 ,俊介打開心懷對四季述說著。

『完全沒想到利也的病居然是那麼嚴重,我還是上了飛機走了。』

『等我回國再趕到醫院時,利也已經陷入了昏迷.......。』

『當然,也沒辦法再吃豬排飯了.......』

『當我握著他的手時,我發現利也的手也輕輕的回握了一下。』


『我知道.......是分離的時候到了...』

『..........應該要對他說些什麼才行......我這麼想。』

俊介看著自己的手,那隻弟弟曾經緊握過的手

『可是......我卻什麼也沒說出口....』

『對著臨死前的弟弟,我卻不知道該對他說些什麼........。』

『結果.....死前的利也所吃到的.......是沒有任何味道的回報.........。』


『我.......什麼也沒能為他做到............』


*******************************************************************




《愛し君へ》(第四話)二人の事



在俊介的屋裡

俊介對諒子說明病情

諒子傷心的問俊介為何到現在才告訴她

『因為怕失去妳吧...』俊介回答。

『將來怎麼辦?』諒子擔心的問

冷靜的俊介反問諒子:

『我的事?妳的事?』(僕の事?君の事?)

『兩個人的。』(二人の事)

諒子很認真的回答。


可是當受到感動的俊介盯著諒子看時

諒子的眼光開始有些閃爍

放下原本扶在俊介臂上的手

諒子站起來了

『我...先回去了。讓我冷靜的想一想...』

俊介點點頭跟著起身。


拿起包包背對著俊介的諒子輕輕地問:

『害怕嗎?』

聲音中聽得見諒子的抽泣。

『....害怕。』

俊介也輕輕地回答。


到了門口諒子再度停下

已經不能自以的諒子轉身回頭抱住俊介

淚水....滴在俊介的肩上

但是諒子還是開門離去了




曾有一句話說:貧賤夫妻百事哀

這句話對某些人來說或許對或許不對

但是金錢這件事確實不能拿來當作衡量感情的度量衡工具

時間與事件的傷害才是愛情最大的殺手



諒子很清楚的知道陪伴一個失明的人走一輩子的事是一件非常艱難的事

諒子的父親也告訴俊介

她的女兒並不是一個那麼堅強的人

所以在多方考量下諒子選擇放手

被迫選擇是痛苦的

可是與其大家都一起面對一個連自己都無法祝福自己的將來

那麼....離開或許是明智的



諒子是個爽朗直率的千金小姐

看的出她與俊介之間是由她主動開始

諒子或許有點嬌氣但卻誠實

她也曾告訴四季

她不是因為俊介風光的職業或是他的才能才喜歡俊介

而是以一個她所愛的男子的身分來愛他



而俊介在能夠接受自己的病情之初

也知道他將來的人生裡將不會有諒子的身影

對於艱辛未知與沒有自信的將來

自己一個人走都嫌坎坷

又何必多找一個人來分擔這種苦



俊介是溫柔的

只是生病這種事或是因緣際會這種遭遇

終究是沒有機會選擇的




*******************************************************************


兩人來到了河堤邊。

『活著......並不見的全是好事。』

坐在草地上的俊介緩緩地對四季述說自己的想法。

『或許對於那些生活在哀傷的時間與哀傷的地方裡的人而言是如此。』

『而這些人.....他們在哀傷的時間與哀傷的空間裡過日。』

『可是我覺得並不全是如此。』

『在悲傷的地方裡一定有類似希望的東西存在。』

『所以我很相信在這些黑暗的空間裡,必定存在有小小的光亮。』

『我想要找出這些小小的希望之光。』

『我想要留住這些站在黑暗之中的人們的美麗倩影.....』

『所以很期望自己能夠拍攝出可以帶給人類希望的照片.......』



***************************************************************************


當夢想成為淚水

當夢想成為雨珠

當夢想化為塵土

所有的一切都將埋藏於自己的墓塚之下


即將失去光明的俊介

是這樣看著自己的未來..........


『在失去他的雙眼之前,他將先失去他的心。』


                                                                                          轉載    藤木直人與須賀


 


四季的單親父親對女兒的期望...


俊介的媽媽為了愛子甚至想要捐出眼角膜...


身為父母的~努力的為子女做些什麼....


相信一個人是沒有賞味期限的..

全站熱搜

yunhoney201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